文/錢小雅

情人節的到來,朋友圈里曬禮物、曬轉賬的信息鋪天蓋地,各大彩妝品牌也早早推出了價格不菲的情人節限量套盒,在滿足消費者示愛需求的同時,準備大賺一筆。網上炒到火爆的YSL以愛為妝七夕限定禮盒,僅僅4支口紅,價格卻要1280元之多。而這還只是一眾套盒中價格相對便宜的。香奈兒之水香水套盒2250元,而阿瑪尼的一個高定唇膏套盒就要7080元……簡直貴到乍舌。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價格昂貴的節日套盒和動輒大幾萬甚至幾十萬的奢侈品包包都開始走向了“平民化”。一些拿著五六千工資的白領,也舍得花費上萬的費用購買超出自己能力范圍的商品,還美其名曰“要好好愛自己”。可實則都是中了商家的毒,輕信了商家為了營業額而編造出的諸如“包治百病”、“不給你花錢的男人就是不愛你”、“女生就是要對自己好一些”等商業謊言。

商家的言論誅心,為了營業額不斷戳消費者的痛點,通過制造情緒恐慌,促使消費者由理智實用的消費理念走向了情緒化和物質化。一些男生開始為了證明愛意花費遠超能力范圍的資金博美人一笑,而很多女生也為了“變成更好的自己”掏空了錢包。

據今年4月26日麥肯錫發布的《2019年中國奢侈品消費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人在境內外的奢侈品消費額高達7700億元人民幣,占到全球奢侈品消費總額的三分之一。而 80后和90后已經成為了奢侈品消費主力,分別占奢侈品買家總量的43%和28%。其中,80后奢侈品消費者每年花費約4.1萬元人民幣購買奢侈品,90后奢侈品消費者每年的花費也不低于2.5萬元人民幣。

然而,根據《90后財貌圖譜》數據顯示,90后月收入3000元至5000元的人數占比最高,達27.73%,而月薪在1.2萬以下的受訪者超過八成。由此可見,90后的實際薪資還遠不及“奢侈品自由”,甚至大部分人連“口紅自由”都不能達到。

但是,面對商家的花式宣傳,以及小紅書等種草平臺不斷地視覺沖擊和洗腦,很多90后消費者已逐漸進入了一個虛幻的假想世界:他們覺得自己就應該擁有更好更昂貴的東西,甚至覺得禮物價碼就是愛與不愛的直接表現。

因此,一些抱著虛幻夢想的人,為了追求所謂的“高端消費”和“與眾不同”,在現實的“貧窮”面前選擇了依靠借貸將夢想拉近現實。還記得2016年轟動一時的大學生裸貸事件嗎?隨著10G硬盤的內容流出,有多少女大學生近乎名聲掃地?而在這場超前消費和虛榮心促成的悲劇背后,又是多少家庭一輩子的難以心安?

如今,不僅是各種借貸平臺,野蠻生長的卵子黑市也正在成為年輕女性的又一個人間地獄。今年3月份,杭州的一位大二女生,為了購買新款的iPhone決定出售自己的卵子,結果卻因為打促排卵針出現了過度刺激綜合征,險些喪命。最后,醫生在她的肚子里抽出了5000多毫升約十幾斤重的腹水,才將她拉回了生死線。試問,幾千元的報酬真的比生命更重要嗎?

雖然不想承認,但類似的案例卻比比皆是,而究其原因,基本都是出于受害者的虛榮心和超出能力范圍的購買欲。隨著各路商家的夸大宣傳和創造虛幻暴富夢境的種草類app不斷地情緒挑撥,很多年輕消費者的購買欲開始膨脹、難以自抑。而另一個殘酷的事實是,商家和平臺根本不在乎你的錢是哪來的。通過借貸和賣卵實現的暴富夢,也終將由你自食惡果。

當然,這并不是說購買奢侈品或者其他昂貴的東西不好。如果一個人的財力足以支撐起自己的購買欲,那么昂貴的商品就是其能力的象征,更是一種生活水平的提高。但是,一旦購買欲遠超了自己的能力范圍,那么情緒化消費帶來的后果就是不斷地消耗和無期限的償還。

而情緒化消費所消耗的遠不止是某個人,還有整個國家和社會的經濟。當情緒化消費開始盛行,很多人會因為沒有積蓄甚至高額借貸導致抗風險能力低下。而這類人群一旦遭遇生病等突發情況,必然會導致另一波兒高額借貸公司和賣卵黑市的崛起。這樣的市場經濟會導致國民抗風險能力越來越低,并會催生更多類似于大學生裸貸、賣卵的悲劇,不僅不利于經濟健康持續的發展,更不利于良好風氣的傳播,無疑是敗壞國風的隱匿而有力的一擊。

在這個永遠不缺商品和營銷的社會,商家制造情緒恐慌、兜售情感寄托的模式已經成為了行業現狀。想要擺脫情緒化消費帶來的經濟等困擾,消費者就必須明確自己的剛需和所能承受的消費區間,不受商家“恐慌經濟”的驅使,理智消費。當理智戰勝情緒,我們才能獲得真正的財富自由,社會經濟也才能獲得更健康持續的發展。

本文由虎嘯商業評論(ID:managerclub)原創,如需轉載請通過公眾號后臺申請授權。

(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經理人分享”,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

作者:錢小雅
來源:虎嘯商業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