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下巴菲特的午餐會然后爽約放巴菲特鴿子,全世界來看也僅孫宇晨一人。

這個1990年出生沒到30歲的年輕人忽然宣布,因病將取消巴菲特午餐,原因是“突發腎結石”。花了456.7888萬美元(約合人民幣3154.03萬元已實際捐贈)然后主動取消,這樣“出格”的舉動,很出人意料但也一如孫宇晨一貫風格。

有媒體爆料稱,孫宇晨取消午餐會屬于無奈,因為其疑似涉嫌非法集資、洗錢、涉黃涉賭而“被限制出境”(邊控),孫宇晨管理的“陪我”APP被曝涉嫌色情交易,波場項目涉賭。再接著,又有媒體曝光孫名下的公司被執法,本人也可能被追究刑事責任。

但隨后,孫又在微博上回應說這些傳聞都是不事實。

堅持不懈地張揚,是一種商業模式

借巴菲特午餐,孫宇晨劺足了勁進行炒作,在微博上和王思聰干嘴仗、微博上直接懟搜狗CEO王小川、宣布以1000萬來支持小鵬汽車車主消費者維權,還有邀請了一系列幣圈的名人參加巴菲特午餐,甚至還想邀請一直明確不看好比特幣的美國總統特朗普。

整個過程,孫做到了有熱點必蹭,但又沒有太多的立場,很多時候只是為了被關注。

作為“空氣幣”的發布者,無論是否有人非議或引發爭端,只要有人關注和參與,就“有韭菜可以割”。孫宇晨這樣的虛擬幣操盤者,最怕的是沒人參與,一旦增量資金枯竭,擊鼓傳花的游戲就玩不下去了。

所以不少人已經開始猜測,孫宇晨要借取消午餐這個熱點,忽悠更多的人參與他的發幣游戲,再割一波新鮮的“韭菜”。據媒體報道,一張與孫宇晨的對話截圖也從佐證了這種猜測,截圖中的孫宇晨說,“我多次強調過賺錢是最重要的,人人都以為午餐是巴菲特給我上課,那我就先在吃飯前給巴老上上課。”孫宇晨還稱,“既然不吃午餐比吃午餐更受關注,那吃不吃還重要嗎?”

為了賺錢,什么都可以豁出去,即便我們不能確定這些熱度是不是每次都可以讓孫賺到錢,但可以肯定的是,現在的孫確實很有錢,并且這些錢大多都是通過之前的炒作賺到的。

錢從韭菜來?炒作只為了吸引更多韭菜

花了456萬美元與巴菲特吃頓飯,很多人第一疑問就是,這位90后的錢是怎么來的?

在過往的新聞里,孫宇晨對媒體說,巴菲特午餐費是用bittorrent公司(也是孫的公司)的合法收入支付的。2017年8月上線的波場項目,一直頂著“空氣幣”質疑,通過ICO完成募資約4億元。但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下發《關于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下稱“9·4公告”),要求各類代幣發行融資活動應當立即停止。已完成代幣發行的需要清退。對此孫宇晨態度強硬表示拒不退幣,直到最后迫于合作機構等多方壓力下,不得不清退募資。

孫宇晨對錢的執念,在波場前COO劉明在一次直播中可見一斑,劉明說,募集的比特幣都由孫宇晨掌握,如果不退幣,劉明等管理層可能因此蹲監獄。但孫宇晨并不在乎,為此劉明對孫說:“我們十年的交情,我跟你當聯合創始人,我幫你做這么多事情,你在國外說不退幣,完全不在意我的感受?完全不在意我在國內的處境!”為此劉明抱怨孫的行為“非常惡劣!”

伴隨著監管部門的敦促和打擊,包括火幣、OKCoin等代幣不得不轉移海外,比如將服務器注冊地遷往塞舌爾、伯利茲等偏遠國家,但實際的發幣對象,還是國內用戶。《21世紀經濟報道》的記者從權威渠道了解到,孫宇晨同樣通過類似的方式轉移到國外,國家已經明令禁止但還在國內大量集資,則涉嫌非法集資,有可能因此獲刑。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已經大量國內韭菜被孫收割了。

無論在國內還是在海外,如同傳銷,如果沒有下家的參與,發幣割韭菜的模式會迅速瓦解,所以孫宇晨必須堅持不懈的“表演”下去,直到游戲再也玩不下去的那一刻。

韭菜接力游戲在繼續?

如果以成敗論英雄,不管有多少人質疑孫宇晨是騙子,他最終卻有了拍下巴菲特午餐的財富實力。其中奧秘也藏在孫宇晨的過往“事跡”中:在《智族GQ》雜志副主編何瑫2015年對孫宇晨的采訪中,何瑫提到,在不少創業融資案例中,即便早期的投資人已經發現了自己押注的創業者有問題,但為了不讓自己的投資付諸東流,這些投資人不僅不去揭穿問題,而且還會主動為他們背書和站臺,以找到下一個接盤俠。不論是創業資本還是代幣投資者,當騙局卷入了越來越多的金主,已經入局的參與者心態會發生微妙的變化,并且會各方協力將故事繼續講下去,并且努力尋找集體洗白上岸的機會。

受騙的人或許存在些許僥幸心理和期望,讓騙子能夠繼續騙下去,當韭菜越來越多的時候,空氣幣不再是空氣,投出去的錢也就能溢價收回來了。但是這個心理,助漲了騙子繼續行騙的行動,并且讓他們責無旁貸的蹭熱點和演戲,忽悠更多的人,讓騙局一直持續下去。

當李笑來錄音泄露指其是騙子時,孫宇晨就發文說“聽說我又躺著中槍了”,當王思聰在朋友圈評論其競拍巴菲特午餐,孫宇晨也會主動發博“聽說王思聰罵我?”。這種主動找罵的方式,其實都只是為了引發關注,卷入更多的韭菜。

不斷炒作的代價——被強力監管

只不過,不斷炒作的負面效應也是很明顯的——被監管。在過往監管部門的行動中,幣圈網站、幣圈資訊類平臺被大規模屏蔽,以防范投資人參與造成經濟損失。但由于幣圈大佬們的不斷推波助瀾,還是有不少投資人通過翻墻等各種違規途徑主動參與其中,日積月累,直到被“割韭菜”。

從巴菲特午餐進入到大眾視野至今,由于反反復復的炒作,孫宇晨一次又一次把自己運作到了媒體聚光燈下,因此被感染的投資人一定不在少數,但這種關注,對于孫宇晨而言,真的能讓他賺“更多的錢”嗎?

24日晚間,國內知名財經媒體《財新》發布文章,明確指出孫宇晨已被邊控,并指出互金整治辦已建議公安對其立案。因為《財新》在中國媒體界具備非常高的可信度和影響力,大量媒體轉發和擴散了這個消息,也因擴散到了更加多的投資人,也引發了監管層的注意,來自新浪財經的報道稱,此前孫宇晨并未在監管機構關注名單內,但因與巴菲特扯上關系并持續炒作,遂進入監管機構視野。與此同時,波場幣在孫的不斷炒作中持續下跌。

本文由虎嘯商業評論(ID:managerclub)原創,如需轉載請通過公眾號后臺申請授權。

(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經理人分享”,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

作者:虎嘯商業評論
來源:虎嘯商業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