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條“battle”出的產業鏈,能延續多久?

《熱血街舞團》、《這就是街舞》熱播,還有更早期的《舞林大會》,這些綜藝節目的熱播給了街舞行業乃至整個舞蹈行業新的生機,或許還將衍生出一條更加完整的產業鏈,但是仍然存在后勁不足等一系列問題需要去解決。

“DJ drop the beat!”,關注街舞的人一定對這句話毫不陌生,而“易燃裝置”、“修樓梯”、“吳俠聯盟”、“FKM”這四個看起來奇奇怪怪的名字,更是承包了一波又一波的熱搜。這四個奇葩隊名,就是近期熱播的《這就是街舞》中的四個戰隊。這個夏天眾多的舞臺“名場面”被這檔街舞節目承包。

如果說2005年是選秀元年,掀開了內地打造偶像的風潮,那么過去的2018年一定稱得上是街舞元年,開啟了街舞行業走出小圈層的序幕。

“跳”出來的商業模式

從最早2006年的《舞林大會》,把舞蹈作為“主角”呈現到觀眾面前;到2018年年初的《這就是街舞》、暑期的《熱血街舞團》,讓街舞走出以往的圈層,更加輕松的融入競爭激烈的綜藝版塊,接受觀眾的評分;再到如今的《這就是街舞》第二季再度引發話題討論,觀眾或許還是那些觀眾,但是他們對街舞的感知已經有了大幅的改變。 

目前比較常見的街舞種類主要包括:Locking、Breaking、Popping、Hip-Hop、JAZZ、Reggae、Urban Dance等舞種。其中,urban dance與流行歌曲的結合,讓它開始被更加廣泛的受眾接受。你可以不會跳舞,但你多多少少都能從愛豆的MV中感受到街舞的吸引力。再加上舞蹈類節目的推出,街舞似乎已經不再是小眾人群的愛好,脫離了默默無聞的發展期,轉而走入資本市場,向著更加完整的商業模式轉變。據悉,截止到2018年,全國就已經有超過5000家的街舞培訓工作室,每年累計500萬的街舞培訓人次,街舞行業從業者超過30萬。

過去一年,對街舞行業來說意義非凡。各大視頻平臺陸續推出的街舞綜藝節目,讓整個以街頭文化為核心的潮流產業都走到了新的風口。各舞種都開始被普通大眾所接受,街舞廠牌線下培訓機構如雨后春筍般出現,各年齡層的初學者大量涌入,不少家長開始有意識地培養孩子的街舞興趣。同時,街舞周邊產品也開始出現了銷量的新增長,比如符合街頭風格的潮流服裝和相關配飾成為了舞者的必備。

在這一階段,行業內外都能感受到——街舞本身正在迭代,以培訓、授課式工作室為主流方向的街舞行業正在獲得新的發展方向。這股由節目掀起的熱潮,正在以非常快速的方式向外界傳遞著能量,不少人開始相信,街舞行業要崛起了。這種崛起并不只局限在街舞圈,不少參加過節目并有了更廣泛粉絲的舞者,已經拓寬了自己的“業務范圍”,除了舞者,他們更逐漸走入到由街舞打開的全新領域。

比如《這就是街舞》第一季的總冠軍韓宇,在參加節目之前已經是圈內“大神”級別的人物,在節目中的“搶七”環節一戰成名,可以說是達到了“出圈”的效果,吸引了一大批觀眾的關注。《這就是街舞》奪得冠軍之后,他微博粉絲數量目前已經達到近三百萬,除了進行街舞教學,舉辦線下“大師課”,他還獲得了更多參與綜藝節目的機會,進一步為街舞增加了曝光。

商業的一部分魅力所在或許就在于它的不穩定性。街舞產業的興起讓業內人士看到了紅利,同時危機也在產業鏈成長期應運而生。 

產業鏈暗潮涌動

在街舞正式走入大眾視野之后,線下培訓班、街舞考級等模式也開始興起,也讓行業需要面對的問題更加復雜。其中,教學模式的更新、商業化帶來的問題,成為了業內最關注的兩大話題。

從現階段的市場狀況來看,初學者的年紀低至幼兒園階段的孩子,在這個年齡層面,學員自身還沒有課后自主練習的自覺性,看了節目心血來潮的家長跟風把孩子送去學街舞的情況也數不勝數。這樣的結果就是,讓街舞培訓機構出現了“泡沫化”的繁榮,外界看學員眾多,備受關注,實則出成績的機會并沒有比以往有明顯提高。如何升級現階段的街舞教學模式,更好的與家長和學員相配合,把對街舞的熱情轉化為熱愛,持續性的輸出街舞文化,是這一行業最需要解決的問題。

此外,隨著產業鏈的漸趨完善,熱度較高的舞者已經不再只是最初的通過商演、教學這樣較為簡單的途徑獲利,在很多街舞之外的場合也經常出現他們的身影,包括自創潮牌、綜藝甚至戲劇。街舞類綜藝節目帶來的短期但激進的熱度,讓更多商業品牌聚焦了街舞元素,廣告和街舞的結合也刷新了觀眾的想象。然而,不得不承認,舞者最初的熱度離不開節目中戰隊隊長的粉絲效應,比如《這就是街舞》中,易烊千璽與隊員AC雷曦在組隊期間的“革命友誼”,一度霸占了各個社交網絡的搜索第一,但是你很難想象如果沒有這些偶像前期吸引大眾的注意力,舞者要如何直接跳到觀眾面前,并且發酵自己的熱度。

通過參加節目的確完成了一次高效流量激增,但這樣的后果就是讓外界認為街舞文化就是制造“會跳舞的偶像”、接代言、商演,甚至與飯圈文化相融合,真正的街舞文化仍然缺乏傳遞的主流渠道。 

從前那個被視為小眾文化的圈子,似乎在資本涌入之后有些無所適從,開始表現出水土不服的狀態。市場格局在改變,但是街舞行業內部應該如何真正做到適應變化,或許還需要時間的磨煉。曾經有業內人士用很精準的一句話表達了街舞行業的期待:“從外部打破,是毀滅、是破壞,由內而外才是生命、是生長...”這條全新的產業鏈想要獲得更加長久的生命力,必定要經歷打破自己已有舒適圈的過程。

“battle”文化讓街舞獲得了前所未有的關注,面對商業資本涌入,他們欣喜,同時又顯得有些無所適從。沒有人真正想拒絕改變,他們想拒絕的只是不合適的錯位生長。街舞行業正在經歷的這場“風暴”,究竟是轟轟烈烈但水土不服之后重新歸零,還是在風暴中心建起一座新的堡壘,最終答案還沒有人能預知。

本文由虎嘯商業評論(ID:managerclub)原創,如需轉載請通過公眾號后臺申請授權。

(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經理人分享”,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

作者:虎嘯商業評論
來源:虎嘯商業評論